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公告

对话欧足联市场总监:足球改革究竟能带来什么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3-28

 早在2013年,UEFA 就有了国家联赛的设想,建立起一个涵盖54个成员国的国家队赛事。

 
事实上,UEFA 的野心远远不止于打造一个欧洲范围内的国家联赛,在去年,它就开始和 FIFA 及各大洲足协进行了磋商。而另一方面,FIFA 也有自己的打算,它计划取消各国家队之间的友谊赛转而建立一个“世界联赛”。
 
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随着冷战的结束和全球化大行其道、资本扩张的无孔不入,我们看到,扩军已经成了当代足球发展最主要的几个关键词之一。
 
1960年,第一届欧洲国家杯(the European Nations' Cup,即日后的欧洲杯)在法国举办,西德、英格兰及意大利都没有参加,进入淘汰赛的包括法国、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与苏联四支队伍,最终共产主义老大哥在决赛里通过加时2:1战胜了南斯拉夫。
 
二十年后,进入到淘汰赛阶段的队伍扩充到了8支,到了1996年,再次扩充到16支。
 
2007年时,爱尔兰及苏格兰足协提议欧洲杯淘汰赛队伍扩军到24支,除了英格兰及德国之外,欧足联其他51个成员国都赞成这项提案,于是,欧足联在2010年宣布六年之后举办的第十五届欧洲杯淘汰赛队伍正式扩展到了24支。
 
不止是欧洲杯在扩军。
 
 
 
FIFA 主席因凡蒂诺 JEFF PACHOUD/GETTYIMAGES
 
FIFA 一直在谋划在2026年将世界杯决赛圈队伍增加到48支,New Fifa 将这项改制形容为“攫取金钱,攫取权力”,但是,FIFA 主席因凡蒂诺却强调“恰恰相反,这是一项出于足球的决策”。
 
但是,FIFA 的一举一动背后显然都有着强烈的利益驱动和现实考量,根据他们的估算,扩军到48支之后,收入将从今年俄罗斯世界杯的55亿美元增加到65亿美元,预期收益将增加约6.4亿美元。
 
乍看上去,扩军改制切实地增加了足协和参赛队伍的收入,但是,这项提议依然遭遇了大量的质疑和反对。
 
 
 
德国国家队主教练勒夫一直反对世界杯扩军
 
以48支参赛队伍计算的话,那么在为期一个月的世界杯赛事里,一共要进行80场比赛,而现行的32支队伍赛制里只有64场比赛,这对各国运动员来说都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德国国家足球队主教练勒夫声称这样的赛制“将稀释赛事的体育价值”——事实上,勒夫本人早就对欧洲杯扩军颇有不满,表示“24支队伍太多了,对足球本身没有好处”。
 
反对的声音不仅来自国家队层面,同样还有欧洲各大俱乐部。
 
由220多家欧洲顶级足球俱乐部构成的欧洲足球俱乐部协会(European Club Association,ECA)明确表示反对世界杯扩军,最显而易见的理由莫过于过多的赛事意味着球员更大的疲惫和更高的伤病风险。
 
国家队之间的赛事尤其让各个俱乐部苦恼,每个赛季通常会有四个国际赛事周期,而每个周期大约持续两周左右。没有冬歇期的英超球队对此颇有怨言,曼联教练穆里尼奥及阿森纳主帅温格都曾批评过赛事安排对联赛的负面影响。
 
曾经担任 ECA 主席长达十年的拜仁足球俱乐部现任 CEO鲁梅尼格一针见血地指出,政治和商业不应该高于足球。
 
俱乐部的确有如此的底气叫板足协,在2014年的世界杯上,欧洲球队仅仅只有13支,但是超过76%的球员来自欧洲各个俱乐部。
 
在2010年世界杯时,FIFA 给予各个俱乐部的补偿仅仅只有4000万美元,四年之后,金额提高到了7000万美元,而今年的俄罗斯及下一届卡塔尔世界杯时,这一数字将增加到近2.1亿美元。然而,这些补偿对于欧洲各个足球俱乐部来说无疑九牛一毛。
 
 
 
2014年世界杯后,阿根廷球员迪马利亚以创记录身价转会曼联
 
2014年世界杯时,拜仁和曼联是向世界杯输出球员最多(14人)的俱乐部,而当年整支曼联的身价将近3.8亿英镑。以创记录身价转会皇马却因为带伤为国家队效力征战世界杯导致竞技状态一落千丈的卡卡的存在,让越来越多的俱乐部对 FIFA 强征球员及杯水车薪的补偿越来越不满。
 
于是,在赛事扩军问题上,我们看到的,不仅是国家队层面的相互倾轧和政治斗争,还有来自俱乐部层面更直接更加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现实利益的权衡颉颃。或许,各个反对者最大的疑虑是,扩军带来的收益是否能抵御覆盖其风险?
 
现实如此直白,直白到所有的不满和质疑在数据面前全都灰飞烟灭不堪一击。
 
扩军后的2016年欧洲杯收入较之2012年增加了34%最终达到21.3亿美元,2016年欧洲杯为欧足联带来的利润超过9亿美元,而四年前的数字仅仅为7.24亿美元。
 
多增加了8支队伍便意味着播出的比赛增加了20场,最终,此次欧洲杯的转播权益收入高达11亿美元,赞助授权及门票收入分别为5.3亿美元及4.4亿美元。是次欧洲杯赛事组织支出将近7.2亿美元,各个俱乐部获得了1.68亿美元的补偿,每支队伍至少获得了约900万美元的比赛奖金,而冠军队伍的奖金总额大约为3000万美元,欧足联在比赛奖金方面的支出在3.33亿美元左右。
 
足球确乎是一门高度成熟成功的生意。
 
利物浦传奇教练香克利说过足球高于生死,然而,今时今日看来,这句充满热血和激情的名言早已经不合时宜。足球正变得越来越商业化和职业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正逐渐从一项竞技运动变成一个吸引人眼球的娱乐活动。
 
在俱乐部和国家队利益之间,在国家地区利益之间,在转播授权等商业收益和足球运动本质之间,在这个时代,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分歧甚至矛盾,在这样一个变化从未如此激烈迅疾的是代里,足球这项运动究竟如何变革以适应趋势潮流,这本身就是这个时代一个重要的注脚和缩影。
 
引入 VAR 技术是否会干扰比赛节奏,扩军是否会影响比赛精彩程度,这些都不是真正的问题。
 
真正的问题是,对于14亿人口且对足球有着强烈热情和追求的中国市场,足球运动的每一次变化究竟才能如何真正影响推动到这个国家足球事业的发展,在竞技水平本身和商业化上,中国足球已经近乎死水微澜了,UEFA 和新英体育合作推广国家联赛究竟能做到什么呢?究竟能带来什么可能呢?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