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联系我们

从零起步逆袭到“全球第一” 长飞光纤总裁庄丹讲述企业坚守自主创新之路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8-21

  7月20日,长飞光纤正式在A股挂牌上市。

  长飞光纤成立于1988年,由武汉光通信、武汉信托与荷兰飞利浦公司联合注册成立,是国内最早的光纤光缆生产商之一,目前光纤、光缆及光纤预制棒三大主营业务,全面问鼎“全球第一”。
 
  成功登陆A股市场,是成立30年的长飞光纤的一份“而立之礼”。而长飞30年的发展历程,恰好暗合改革开放40年的进程,有艰辛、波折,终于走向成功。
 
  “长飞的发展历程堪称两个典范。一个是引进、吸收、消化、创新的典范,一个是中外合资成功的典范。”中国电信业的奠基人,曾任国家邮电部、信息产业部部长的吴传基这样评价长飞。
 
  长飞光纤光缆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庄丹认为,长飞由“海外工厂”逆袭到“全球第一”的秘密,就是坚持不懈的自主创新。
 
  引进吸收技术,5年赛过“老师”
 
  为了加快形成中国光纤光缆工业化生产能力,1984年5月12日,国家计委以955号文批复《邮电部关于引进光纤通信成套技术项目建议书》,决定通过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和设备,建立中国的光纤光缆生产企业。
 
  经过努力争取,这个国家重点项目落户武汉。新成立的这家中外合资企业三家股东是:荷兰飞利浦公司、武汉光通信技术公司(武汉邮科院的另一个牌子)、武汉市信托投资公司(代表武汉市政府)。由于武汉市政府和邮科院都傍依着长江,取长江的“长”和飞利浦的“飞”,“长飞”就此得名。
 
  公司成立之初,一切从零开始。飞利浦转让的技术,需要中方掌握。长飞派出首批5名工程师到荷兰飞利浦接受培训。
 
  长飞副总裁张穆是首批派往荷兰学习的工程师之一。他回忆,开始3个月学理论,结业考试时,长飞工程师的成绩都考上了90分以上。荷兰人有些吃惊,不相信这几个中国人的成绩,又出了一些怪题难题,让他们再考,但他们考后都是好成绩。
 
  理论学完后就到工厂实习,张穆和荷兰工人一起,一日三班倒上班。长飞工程师们的住处离上班的地方骑车要50分钟,条件也很艰苦,但大家没有一句怨言。“我们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代表中国、代表长飞向人家学技术,要把光纤光缆生产技术引进到国内,为中国的通信事业发展作贡献,不能给中国人丢脸。”
 
  1991年,长飞试生产光纤光缆,1992年正式投产。不久,长飞人就显现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架势。
 
  1993年,在长飞投产的第二年,飞利浦公司拿了一批预制棒到长飞来生产,没料到长飞拉出来的合格多模光纤长度超过飞利浦的30%。这距离长飞成立仅仅5年时间。
 
  关键技术“换”不来,必须搞自主创新
 
  在1998年之前,长飞主要做多模光纤。但中国20世纪90年代后期起,随着通信事业的发展,需要大量单模光纤。长飞必须突破技术瓶颈,才能抓住市场机遇。
 
  这时,某国际知名公司主动找到邮电部,提出与长飞合作,但要求合作后长飞只生产多模光纤,单模光纤由该公司提供。
 
  不少人认为,傍上这个“大款”,是长飞不错的一个选择,但时任长飞董事长周长镛坚决不同意。他敏锐地看到,如果合作了,只生产一种市场很小的多模光纤,长飞就没有技术攻关向前发展和消化创新的动力,沦为生产多模光纤的工厂。
 
  拒绝了别人,便得自己干出点儿事来。
 
  1997年4月,长飞公司董事会下达攻克单模光纤生产技术难题的任务。技术攻关人员加班加点,反复试验,半年突破,8个月成功。1997年12月,长飞的单模光纤生产技术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单模光纤生产技术的成功突破,让长飞人清醒地认识到,关键技术是不可能靠市场“换”来的,长飞必须搞自主研发,把关键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
 
  2000年,长飞成立自己的研发部门,后全力投入“大预制棒科”的科研攻关中。过去的预制棒体量小,一根预制棒长约1米,只能拉出光纤400芯公里。长飞新研发生产的“大预制棒”长3米、外径200毫米,一根棒可以拉出光纤7000芯公里,大大提高产量、降低成本。最关键的是,生产预制棒的设备,都是长飞自己做的。长飞还在国内首家开发生产了适用于下一代网络通信的G.654 ULL光纤,成为全球第三家拥有大有效面积超低衰减光纤产品的厂商,也是国内唯一一家掌握超低衰减光纤技术的企业。
 
  长飞不仅掌握了预制棒、光纤、光缆全部生产关键技术,还自主生产制造设备,甚至连源代码也是自主编写,真正做到了关键核心技术完全自主可控。
 
  目前,长飞已在缅甸、印尼、南非建立4个合资企业,并积极设立海外办事处,实现技术输出,在海外复制成功的商业模式。
 
  未来希望提到光纤光缆,就想到长飞
 
  长飞合资公司的外方,先是飞利浦,后是德拉克公司,外方既是长飞的股东,自身也是规模很大的光纤光缆生产厂家,在国际市场上与长飞是竞争关系。
 
  如何协调这种竞合关系?时任长飞董事长周长镛曾留下“以斗争促合作”的名言,而庄丹则努力寻求双方共同利益最大化。
 
  “比如在长飞上市这件事情上,高管曾向董事会建议过3次,均遭到否决。因为外方不了解中国资本市场,也不想把自己篮子里的鸡蛋给大家分享。”庄丹说,大家当然也曾感到过挫败,但也要遵守“游戏规则”。只有稳定的股权结构和一以贯之的公司治理制度,才能让企业长远发展。
 
  坚持不懈地寻求双方利益最大化,长飞最终成功在港股和A股两地上市,成为国内首家同时在A股与H股上市的光纤光缆企业,亦是首家同时在两地上市的湖北企业。
 
  “2014年时,我算过一笔账。”庄丹告诉长江日报记者,截至当时,长飞已经累计交税30亿元,净资产20亿元,股东分红30亿元。也就是说,长飞仅靠1个亿注册资本,产出了80亿元。如此高的投资回报率,应该说让中外投资方都相当满意。在竞合中,中外双方实现了共赢。
 
  长飞的下一个30年会是怎样?
 
  “就像30年前,我没法设想到今天的长飞发展得这么大、这么好一样,我也很难预测长飞的下一个30年会是怎样。但我会尽我所能,带领长飞成为一家真正国际化的公司。”庄丹说,就跟大家一提到手机就想到苹果一样,我希望大家一提到光纤、光缆、预制棒,就想到长飞。
 
  长江日报记者蔡木子 通讯员柳青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